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生活开始失去了乐趣。失去了周一的低落、周五的兴奋;失去了充满干劲的白日,失去了放纵笙歌的夜晚。

仿佛是一夜之间,因为回想起来,那临近放学和下班时的望眼欲穿的感觉好似还历历在目;却又好像是上辈子,因为怎么也想不起上次精力充沛志在必得这种形容词被用在自己身上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每天早上五点钟天不亮就自然醒,然后再也睡不着;看近物越来越模糊,直到看手机需要摘掉近视眼镜;颈椎腰椎总是不动僵硬,咔咔作响;中午必须要休息否则下午做不了事;记性越来越差,经常想不起来刚用过的东西放在哪里、昨天跟谁说了个什么话。

日复一日的睁眼、起床、上班,下班、手机、睡觉;却永远不敢停下来。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即使枯燥,却也安稳。

然而每天办公室椅子上8-10小时坐到腰疼眼花的工作,所得报酬扣去花销,却余不下一点点,有时还是负数。

算计生活中的每一条花销,从水电气到流量宽带,从买菜做饭到小孩学费;每天打开股票app看着一水的绿,好心情雪崩;不敢生病,甚至不敢想如果自己真的生了病;身体偶然出了问题,家里人谁都不能说,只能一遍遍的暗示自己休息一下就好了,而这具光阴早已走过半程的身体,数年不踏入医院一次。让小孩学钢琴,家里得买一架,不到一秒做了决定,却要花半个月的时间卡着预算仔细摸索比较挑选,最终一拍存折,从五位数变成三位数。

伴侣整日耳边念叨琐事直教人烦躁,层次差距让两个人完全没有深入交流的欲望;小孩贪玩不服管,叛逆当头好似永远长不大,想想未来竟有些令人绝望,却是摇摇欲坠的家庭唯一的粘合剂。和最亲近的人,经常没法交流,自己的压力,好像无人能理解,所以三天两头总要和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们通视频。

随着白发的总进攻集结号的吹响,从身体到精神全都油腻了下来,会看到自己的肚子在一圈圈增粗,也会看当年不屑的庸俗八卦新闻。以前感兴趣的硬笔书法和吉他,当初想好的等忙过这段时间就捡回来,却永远忙不完;互联网发展了这么多年好像就知道有这么个名词,用了几年手机却连个微信也用不利索,就像高晓松说的,“到了四十岁,那些年轻时想搞明白的事情,就不想明白了”,即使想去像小孩那样琢磨也没有了时间。

对,时间。千头万绪总有个头,也许,这个头就是时间。干啥都没有时间,每次说起来,早上睁眼到晚上闭眼,又有几个可以不做而节省些时间的事呢。这一辈子好像总在为那口饭的生计在奔波,但其实还是为了孩子。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后,还要假装今天有个好心情,把晚上所有的时间用来看着小孩写作业、练琴。

夜深人静的时候,偶有孤独感裹挟而来,倏忽想到自己的父母,刚酝酿出一点情绪,马上又被突然闪进脑海中那些像小孩的学区、家里的花销、需要明天谨慎处理的工作、和伴侣刚闹的不愉快等琐事瞬间打消。

偶尔也会憧憬电视里单身的年轻人意气风发的青奢生活,和退休老人们无忧无虑游山玩水携女报孙的日子,但看着身边的烂摊子自己也明白恐怕今生是无福消受了,现在唯一的寄托,也就只有等小孩长大成人以后,能有些许松口气的时候。